Home » , » 【嗜血醫爵】-1- 血緣 - by JCLee 於 2021/1/1
Views

【嗜血醫爵】-1- 血緣 - by JCLee 於 2021/1/1

      「恩斯!…鳩尾恩斯!!…」幾個面目蒼白的男人,圍在床邊呼喊著昏迷不醒的同伴,臉色頓時變得異常冷淡,似乎是心知肚明,哥兒們即將省去了麻煩。

      這些人的瞳孔,只有發病時才會充血,尤其是月圓之夜,幾乎全族的人都會集體行動。他們的互助協定,就只是為了保住軀體不腐朽,只要靈魂不滅,有血的來源,運作維持身體的活性,千年之後就能化身成為人類,實實在在的完美變身,僅只是為了能夠老死的境界。

    他們有極佳的條件能夠掩護,也有充足的血庫來源維持生命,救人的工作他們天天樂意服務,無法成功搶救的人,他們也願意在私底下吸乾逝者的血液,省掉一大堆醫院處理毒液的麻煩,他們正是吸血鬼族侯爵醫師群,為了成為人類而隱身在醫界工作。

    歐洲的吸血鬼故事盛傳已久,在漫畫戲劇電影題材上層出不窮,普遍的百姓們都對西方傳說中的吸血鬼有既定印象,也對那樣的謎團感到神秘且迷戀。到底這群鬼族的爵爺們,究竟存不存在在這世上,也沒有真正幾個人能夠印證,在文明的時代就算說了,也沒人會相信。

    至於這樣模糊不清的傳聞,卻是鬼族爵爺醫師們感到可笑之處,對於他們來說,不可能什麼血都吸,就算有解百毒、稀釋病菌的強大能力,還是得挑剔的像老饕一樣,揀血適用。什麼大蒜和十字架,根本不會對這批爵爺們構成威脅,頂多蒜味辛辣,一般人光是吃食原味就倒退三步,過敏體質的人,還容易好發喉嚨腫脹。倒是銀器木杵的凶器,都足以將皮膚搓破,針叉心臟毀壞殆盡,誰會不怕呢?哪個火攻焚身不會死的?軀體的住居殼沒了,頂多再換一副肉身罷了!可是,這樣的人身棄守過程,卻要耗盡爵爺們辛苦守護身命幾百年的修成,靈魂記憶依舊在,反而變成功虧一簣的轉生怨念,重新開始再計算,何時才能達到千年轉化成真正人類的目標,確實是需要付出昂貴的代價。鬼族的爵爺們領悟到生命之可貴,雖然軀體維持活性可以不老,但是惜身如命似珍寶才最重要。

    眼看著鳩尾恩斯重病在床,再差個幾年就能修煉千年完成,然而床邊站立的他們束手無策,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,縱使有偷天換日的能力,也找不到成功機率高或微乎其微的新式解藥。眼睜睜看著恩斯微弱的呼吸,皮膚表面上浮現了腐蝕的跡象,爵爺們從冷酷無情的顏面,卻轉變熱血沸騰的憤怒,那種發光發亮的眼珠讓人看了頭暈目眩,除了是體內血液毒氣的散發窗口,也能消滅假想敵人的片斷記憶。

    「他幹嘛那麼好心救個陌生的觀光客?看他把自己搞成這樣…」狄倫生氣地說著,甩著一頭暴走族的紅髮,衝動的性格透露些微的同情。

「……可能是發現了什麼吧…他一向很孤僻的,又沒什麼話…唉啊!就是都不講,才搞得大家一頭霧水,連急救血庫都搬出來了!仙蒂怎麼還沒回來?!」連散漫的肯吉,講一講閒話都飆出脾氣來。

「我也想不出他為什麼這麼執著這副臭皮囊,長老交代過,他是資深貴族費盡千辛萬苦拯救出來的異族,曾經對國家有友好貢獻,傳承下來的囑咐,總不能背信忘義吧…」漢斯理性發聲,這群好友就屬他年歲最大,但總不及鳩尾恩斯的資歷豐富,漢斯也想藉機觀望前輩蛻變成為人類的過程,為自己將來做好心理準備。

「從來也沒看他舒適的生活過,每一百年就遇上一次瓶頸關卡,要死不死的活著,他能接受的血源似乎越來越嚴苛了…難道這是最後階段的考驗?以後,我們會不會也像他那樣啊?!」狄倫說著說著卻蒙上一層陰影,從生氣的眼神,轉變成畏懼軀體死亡的眼光。想到萬一千年修身即將成功,要是像鳩尾恩斯這樣面臨同樣危在旦夕的情勢,那還玩不玩重生復活啊?!

「來了來了!!」仙蒂一撞開房門就衝了進來,在床頭櫃上擺放了5袋血庫取來的鮮血,讓其他三個爵爺們看了心驚膽跳。

「等一下!妳…妳偷醫院血庫的血嗎?」肯吉急問道。

「當然不是!這是急救患者失血過多,被我吸收過來的,只是拿醫院的血袋裝一下而已,丟棄太可惜了!」仙蒂誇張地張臂護守了一下,才轉身拿一袋掉在點滴架上,準備為鳩尾恩斯輸血。

「等等…等等…妳怎麼那麼有把握這血液恩斯就能接受?他那麼挑…妳想讓他安樂死嗎?!」狄倫出聲制止,緊抓仙蒂的手腕提醒,心急力道拿捏不好,都把她的白嫩手腕給抓紅了。

「唉啊!痛死我了!你不知道啦!這是我個人獨家蒐集偶像來的秘密,只有鬼靈精怪的我知道,漢斯早就私下授權給我去查血液透析檢測,我才確定鳩尾前輩一定很哈這種血液,這在歐洲很稀有的耶!」仙蒂一百八十度扭開狄倫魯莽的手掌,迅速地插針準備為恩斯輸血,趁著血液新鮮,希望能再次活化恩斯即將萎縮的血管細胞,盡快修復肌膚上的腐化表皮。

「蛤啊!還有這種好康?那我也想吸一口看看!」肯吉好奇地看著眼前吊掛的血袋,像金銀珠寶一樣閃爍著光芒四射,讓他魂不守舍的仰望。

「這是咱們都不能喝的飲料喇!亞洲來的女人,血液特殊,要不是她前後發生兩次意外車禍,鳩尾前輩也無法救得回來,肯定是有什麼因緣巧合吧!太神奇了…」仙蒂望著血液輸送管順利的流送到鳩尾前輩的手彎上,肌膚下的微血管傳輸速度很快,似乎皮膚上的推送,也撫平了喪失血色的腐蝕肉身,很快便看出紅潤的光澤,像魔法術一樣令人感到不可思議。

「合乎情理的就好,還以為妳直接偷血液庫的…還是那句老話提醒,做檢驗醫生和急救單位的,都要顧及人類的規矩道德,盡可能先用掉報廢的血液,你們的血液才能修煉的越來越純淨。危機看是解決了,大家都去休息吧!」漢斯放心的扣住肯吉的肩頸,企圖抓走滿臉好奇心的他先回房休息。

「那我也去休息了…雖然今晚滿月根本睡不著…總要貼貼面膜,為我這盛世美顏守護一下!妳辛苦啦!」狄倫拍拍小仙蒂的肩膀,算是另類道歉示意。

    仙蒂哼地一聲,還捨不得離開,拖了一把腳椅在床邊坐下,深情地陪了恩斯一會兒。看著吊點滴架上,左右各掛了1袋血液包,應該是夠鳩尾恩斯修復身體的輸血數量,其他三袋是仙蒂細心體貼為鳩尾前輩準備的急救包,她也滿足地抱著血袋安靜離開房間,走向地下室冷凍庫珍藏起來。鳩尾恩斯空曠而寧靜的房間裡,落地窗前滿月的景色顯得特別明亮,在冰冷的寒冬夜裡,窗外飄起了風雪,在吸血鬼族的世界中,也曾劃出一根火柴棒的溫暖畫面。

-待續-


0 comments:

發佈留言

本週熱門排行榜

臉書粉專輪播(每週更新)

訂閱本站最新文章
 
Created By SoraTemplates |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 | Copyright © 2021 101 Wise Talents | 本站由架設 | 站長 : 獨孤氏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