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» , » 【嗜血醫爵】-2- 復活 - Written by JCLee
Views

【嗜血醫爵】-2- 復活 - Written by JCLee

    新鮮的血液緩緩地流入恩斯體內,咕嚕咕嚕的聲音有如飢渴難耐的鼓噪聲,將即將纖維硬化的血管又活絡了起來。逐漸壟起的皮膚,薄如宣紙仍看得到血絲流竄,把灰黃肌瘦顏面,噴色的猶如新生兒的細嫩美白,迅速撫平了細紋。

    當最後一道循環路徑回到心臟血管,鳩尾恩斯的一口氣才從肺部裡灌通出來,紅血球供足了氧氣,恩斯的大腦才開始慢慢甦醒過來。多麼舒服的感受,幾百年來恩斯未曾再體驗過,如此醒腦的張開雙眼,發亮而通紅的瞳孔,似乎變得更加晶亮,天然的玻尿酸保濕角膜而更顯清爽。

    鳩尾恩斯意猶未盡地依戀著輸血後的感受,繼續在床上躺著,享受一波波熱血流進的快感。恩斯不自主地微笑起來,盯著血袋,也感受著莫名奇妙的愛戀…… 

……你是我的愛人嗎?怎麼會和血液有談戀愛的幸福感?!要是被那幾個傢伙看到了,肯定會被嘲笑死了!」恩斯瞬間收起笑容,起身觀望四周無人,這才放心的背靠枕頭斜躺,等待架上最後一滴血液盡空。

    恩斯耐性地拔掉了手臂上的針頭,全身萎縮的肌肉已全部修復完畢。才幾個小時之後,又擁有男神般的盛世容顏,充滿旺盛的生命力,可說是一位令人相當賞心悅目的對象。恩斯對這個軀體的執著,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,同伴爵爺們都不清楚內幕,只是認為恩斯不惜代價又很固執己見的守護。原來,這副臭皮囊,是鳩尾恩斯許願下所得來的人皮肉身,那在九百多年前重新復活時,好不容易尋得的潔淨軀殼。

Vampire EP-2

    仰望窗外滿月的夜色下,恩斯依稀記得當時的情景

那時,剛滿四百多歲的他,一直無法適應歐洲競爭的異族生活,他不知道為什麼長生不老,也記不起四百多年前的記憶,從長老們救治他醒來後,記憶體是清空的。

    重新在歐洲生活,恩斯變得自閉,與鬼族爵爺們一起行動出入,也顯得特別孤僻獨行。別人都能享受著血液的滋潤效果,恩斯就是沒辦法,每次跟隨吸血當下,總是造成體內發炎反應,需要耗費比別人多一份體力來解病毒液。爵爺們不明白,就連恩斯也想不通,不就是血嗎?別人可以接受,為何偏偏他不行?!

    厭食症就成為恩斯的長期困擾了,因為百年一次的大磨難總是找上他,讓他生不如死。麻煩的是,軀體爛了死了,靈魂卻不滅,又帶著沉重負擔的記憶,再度重生復活,恩斯厭倦這樣反覆發作的折磨,畢竟他靈魂記憶死不了!就是因為放棄過一次,所以特別珍惜現在更新的軀體,前後加加減減算算日子,也快超過一千三百多年了,再過幾年就能享受老化的榮耀加冕,在滿佈皺紋肌膚下,用成為人類的方式老死去,不用再依靠血源的日子。這種既見不得光,也無法融入人群正常生活,難以揮別自卑心理的陰影,的確是長期的酷刑折磨。

    恩斯以非常人的身份活著,就已感到生命的可貴之處,看著世間的人類任意糟蹋自己的生命,就感到相當憤怒與不值。隨隨便便就為小情小愛不計後果的傷害自己的身體,為不是自己的事傷透腦筋,為沒有緣份的人際交往對象,投注沒必要的心力與感情,活在怨恨多於愛的情境中。

    在鬼族爵爺們眼中看來,這些都是無謂的浪費性命,可是人類的學習過程,不都是這樣跌跌撞撞出來的成績?!或許是因為能長生不老,靈魂不滅,記憶不絕,所以爵爺們盡早就在醫界體會出人類稀有的愛,是多麼寶貴經驗與資源。在行醫過程當中,爵爺們看穿人性也看破生死,也曾一度迷惘,這樣汲汲於修煉老死的境界,是不是根本夢一場?!可是,若不如此執著於修行,那是不是就在世間徘徊到無止盡,更是一種生不如死的深重懲罰?!

    每每陷入膠著狀態的沉思,就讓恩斯無力地憑靠著落地窗發呆,兩眼空洞的望著滿月,只求吸收的負能量有機會轉成正面能量,但那是為難的……

*********

    一群黑色人影,在聖德醫院的太平間裡迅速移動,凌晨三點多的這個時間點,醫護人員都在打盹兒的輪班狀態,急診意外無效的患者,也才推往太平間不久,血液還鮮著呢!

    肯吉是最能夠嗅出死亡時間的分別,找到這樣的軀體,指出幾個床位,讓夥伴們把握時間分頭進行吸血。狄倫總是誇張的仰起頭,閉起雙眼並微微張開嘴巴,兩側虎牙倏地下降衍生,管牙一閃即逝的白光,讓他緩緩地俯身落在屍首的脖頸上,鼻頭張揚似蝙蝠的皺褶孔洞,眼露白光的準備吸食動作,瞬間插入導管噗哧一聲,令人看了心驚膽跳。

    誰說吸血鬼一定是慘白著臉?只是狄倫美白薄顏的肌膚,連吸飲血液上升,都能透出一抹淡淡的胭脂水粉,輕滑過他的盛世美顏,逐漸滋潤他的顏面。因為吸血如美食饗宴的滿足感,促使鼻揚之舉舒緩壓力,慢慢垂降鼻頭突顯尖挺,甚至血流竄紅上至髮際線,連紅髮絲都跟著成長許多,也衍伸出幾分長度,光澤又亮麗的呈現。

 

哈啊好舒服!吸的一滴不剩」狄倫手指輕率地拍拍屍首的面部表皮,慶幸吸的剛剛好而已,臉頰上還沒有凹陷萎縮的難堪,像是死後沒多久時間,家屬應該不會發現。

我早就吸好了!看你吸的跟演唱會上巨星風采一樣,真是好噁心!」仙蒂淘氣調皮地數落狄倫,把狄倫和自己的偶像恩斯相比,真是天差地遠的兩位紳士爵爺,還是比較崇拜鳩尾恩斯前輩,任誰都無法取代。

好了!別鬥嘴了!等肯吉吸完就趕緊回家休息,這時間恩斯也差不多該醒來了」漢斯走到肯吉身旁,三人圍觀不熟練的肯吉,啃得跟果子狸一般,把屍體弄得像車禍身首異處。這也不能怪他,他天生兩對牙管,一長一短的比其他同伴多一副,不像其他鬼爵能插的乾脆,所以總是找意外車禍的殘破屍體較方便。

我快好了……」肯吉仰望著他們的眼光,滿嘴糊狀的紅漬,仙蒂看了都躲在漢斯身後,深怕壞了她偶像的深刻完美印象。肯吉不好意思的草草了事,趕快拉白布巾蓋上屍體,尾隨著前輩們的腳步,肯吉詭譎的回頭一望並詭異的微笑才走。他多一對的牙根管,在咽喉還多了兩泡小囊袋,內心雀躍積存著點心血液呢!看似沒有尊嚴的吸光逝者的血液,可是醫德上卻有一股對得起自己的良心,有如送行者處理血水乾淨,讓逝者安心離開執著的軀殼。

前輩他醒了!」仙蒂在鐵欄大門外的樹林下,一眼望去別墅裡的燈光,便發現窗前的鳩尾恩斯,一貫的身影出現在落地窗,極其孤獨感的吸引著她。

總算又活過來了!咱們宵夜大餐才回來,他可樂得輕鬆躺床就能享受呢!」狄倫雖然脾氣火爆,欠缺耐性不時揶揄,但是幾百年交情的夥伴,也不是簡單說無情無義就能拋棄的,畢竟恩斯也有過人之處,狄倫暗地裡仍然佩服著。

我要問他吸血後的感受,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……」肯吉又興起好奇心了,漢斯忍不住覺得可愛又掐住他的脖子,推提著他走路。

走吧!風雪越來越大,都快進去吧!」漢斯提醒著夥伴們,滿月的這晚,大家吸完血還得經過一道解毒過程,為此都精疲力竭。個個黑影披風與雪花順勢地飄飛著,還隱藏著醫院飽食血慾後,沿路返回的知足感。

 

    然而,漢斯眼前一閃,仙蒂早已不見人影,鳩尾恩斯前輩可是她心目中的偶像,正值少女青春期的她,滿腦子都只想全心全意守護偶像的熱情,期望自己有天能真的長大成為女人,只不過這夢想太難達成了!鳩尾恩斯把小仙蒂當成妹妹般疼愛,雖然恩斯話不多,總會溫柔微笑的對待,這已經讓小仙蒂心滿意足。粉紅色的童話世界裡,早已為小仙蒂畫上白馬王子的角色,可愛的她正盡情的幻想著呢!

---待續---(寫書中...無限期~先聽歌吧~)

Artwork & Copyright by jclees58.com

0 comments:

發佈留言

顯示表情符號

本週熱門排行榜

臉書粉專輪播(隨機更新)

訂閱本站最新文章
 
Created By SoraTemplates |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 | Copyright © 2021 101 Wise Talents | 本站由架設 | 站長 : 獨孤氏維護